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环球导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环球导报 首页 人物 查看内容

起底希腊新总理:崇拜切•格瓦拉 17岁领导学生运动

2015-1-28 09: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96| 评论: 0|原作者: 邱曼思|来自: 凤凰资讯出品

摘要: 在国际新闻头条里,“反紧缩(anti-austerity)”成为希腊新总理齐普拉斯最大的标签。这位热爱切•格瓦拉、狂热激情、承诺“永远为希腊人民的利益服务”、并且远离腐败的激进左翼政客,以其鲜明的政策主张,再度 ...
      
在国际新闻头条里,“反紧缩(anti-austerity)”成为希腊新总理齐普拉斯最大的标签。这位热爱切•格瓦拉、狂热激情、承诺“永远为希腊人民的利益服务”、并且远离腐败的激进左翼政客,以其鲜明的政策主张,再度引发欧元区的担忧。

希腊新总理阿莱克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

希腊25日举行的议会选举出现了震惊欧洲的结果,这个西欧小国选出了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40岁的阿莱克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他所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党(Syriza)反对欧盟的紧缩政策,齐普拉斯也成为首个公开反对紧缩措施的欧元区国家政府首脑。

短短几天内,齐普拉斯迅速成为欧洲政坛的焦点,他的胜利被视为“欧洲的转折”。在国际新闻头条里,“反紧缩(anti-austerity)”成为齐普拉斯最大的标签。这位热爱切•格瓦拉、狂热激情、承诺“永远为希腊人民的利益服务”、并且远离腐败的激进左翼政客,以其鲜明的政策主张,再度引发欧元区的担忧。

为什么非主流的齐普拉斯能胜出?

在25日举行的希腊议会选举中,激进左翼联盟党首次获胜,在议会300个席位中获得149席。该党将与独立希腊人党组建联合政府,齐普拉斯隔天宣誓就任总理,这是二战后希腊首次出现由左翼政党主导的政府。欧洲评论家称,“希腊的切•格瓦拉”胜利了,“共产主义正欢腾”。

在欧洲,齐普拉斯并不是个陌生的名字。2012年,他就以总理候选人的身份冲入希腊大选的决选,尽管最终败给现任总理萨马拉斯,但激进左翼联盟27%的得票率还是引发关注。这意味着,齐普拉斯的“反紧缩措施和现有救助协议”的主张正逐渐步入主流。

过去五年里,超过20万希腊人离开该国,紧缩政策已迫使许多企业关门。据估测,希腊的国内生产总值有一半来自黑市经济,而希腊目前的还款计划是国内生产总值的175%。希腊民众将不断下滑的经济形势归咎于欧盟的紧缩政策,齐普拉斯的主张由此赢得大量民心。

另一方面,许多原本坚持欧元区完整的欧洲人开始相信,没了希腊,他们也能过得很好,毕竟这个人口只有1100万的国家只占据欧盟(总人口5亿)GDP的1.4%。而在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也出现了反对紧缩政策的抗议浪潮。这些变化推动了激进左翼联盟在希腊政坛的成功翻身。

而齐普拉斯则成为新一代进入老一辈主导的政治舞台的象征。这位年轻英俊的领袖以特立独行的作风赢得不少支持:他喜欢骑德国宝马摩托、而不是其他政客青睐的豪华轿车,在雅典兜风;所居住的公寓楼位于希腊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他还常年穿开领衬衫,不穿西装也不打领带。

齐普拉斯的办公室挂着切•格瓦拉的海报,为了致敬切•格瓦拉,他给小儿子取名“埃内斯托”(切•格瓦拉的名字)。BBC日前援引推特报道称,齐普拉斯在选举获胜后,会见的首位外交大使是俄罗斯的马斯洛夫。他狂热的政治倾向引发欧洲社会的担忧。

美国商业网站“business insider”上的图像:齐普拉斯被画成牛角兽、极端分子、切·格瓦拉等。

17岁领导共青团的学运:与总理谈判

齐普拉斯是雅典人,出生于1974年7月28日,希腊军政府倒台后的第三天。军政府的统治给希腊造成了极大的阴影,但齐普拉斯的家庭与政治的关联并不大。在齐普拉斯的成长岁月里,更重要的反而是雅典的帕纳辛纳科斯足球场。他至今仍是这家俱乐部的超级粉丝,每一场主场比赛都会参加。

典型的欧洲左派领导人大多来自传统工会或学术界,然而齐普拉斯的家庭则是普通的中产家庭,他的父亲经营一家小型建筑公司,支持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泛希社运)。齐普拉斯自称在一个“进步的”家庭里长大,也造就了往后“反抗传统”的性格。

1987年,齐普拉斯在高中遇到现在的妻子Baziana,她说服他加入希腊共产主义青年团,开启了齐普拉斯的左翼之路。在1990年前后,持有左翼立场的年轻人常常遭受攻击,当时的世界正经历着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的世纪变革。

加入共青团之后,齐普拉斯开始崭露头角。1991年,新上台的希腊右翼政府计划实施一项削减福利的教育改革,引发大量学生的抗议。年仅17岁的齐普拉斯组织他的高中同学,在学校发起占领运动。数个月内,他们守着教室的大门,在教室里吃饭、睡觉。

当时也是学运参与者的Matthew Tsimitakis在回忆起齐普拉斯时称,“他非常聪明、冷静、充满激情但也很清醒。他的在场,是成千上万不太确定自己在抗议什么的学生的一种平衡”。

同时期的希腊,有很多学生都卷入政治,而齐普拉斯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对希腊现行的教育体制有着深刻的理解,能够与总理谈判,也懂得如何应对媒体。这场占领运动最终成功赢得政府的妥协,也带来齐普拉斯人生第一场政治胜仗。

齐普拉斯在选举之夜

激进左翼联盟内部的“连环杀手”

在雅典国家技术大学获得土木工程学位之后,齐普拉斯在建筑行业工作了几年,但政治的警笛呼叫依然强劲。

2006年,他正式从学生政治跨越到城市政治,代表左翼进步联盟(激进左翼联盟党的前身)参加雅典市长选举。该联盟成立于2004年,由一批毛泽东主义者、托洛茨基主义者、欧洲共产主义者、社民主义者以及绿党联合建立。

齐普拉斯的结果出人意料:一个来自新政党的业余竞选者挑战一批老牌政客,最终名列第三,并为左翼进步联盟斩获了3倍于以往的选票。齐普拉斯谦虚、直接的风格,也赢得了党务工作者和选民的支持。他到处巡视雅典社区,并尝试与潜在的选民保持密切联系。

两年后,齐普拉斯被选为激进左翼联盟党主席,成为希腊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议会党派领导人。他在党内的作风强硬,曾无情地开除了许多建党领导人。他曾半开玩笑地说,联盟内部称他为“连环杀手”。

2009年后,经济危机肆虐欧洲。2010年债台高筑的希腊更是带头引爆欧洲信贷危机,也致使希腊经济陷入困境。齐普拉斯多次谴责所谓的“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希腊金融复苏的援助计划。他坚持认为,裁员和减少服务是失败的政策,当国际债权人要求更多的裁员和私有化,齐普拉斯讽刺,“很快,他们就会告诉我们废除民主制度”。

从2010年开始,齐普拉斯就承诺将重新协商希腊2400亿欧元的援助协议,以及扭转许多欧盟债权人的要求,以换取希腊的经济逆转。这些主张开始与德国发生冲突,默克尔就曾公开强调,希腊别指望能减免债务。

在2012年那场竞选中,齐普拉斯在希腊各地进行广泛的访谈,并在欧洲最大的报纸开专栏写文章,不仅为获得海外希腊人的支持,也为获得那些同样因紧缩政策遭罪的国家的支持。

而在今年的选举之前,齐普拉斯在推特上以#asktsipras(提问齐普拉斯)为标签征集网友的问题,短短几小时收到3万多帖。对比3年前的“偏执计划”,他提出更为温和的方案。

但一些评论家认为,他并没有充分解释,反欧盟紧缩政策的主张如何与继续留在欧元区的选择相协调。希腊经济学家Miranda Xafa称,“他的说法是很民粹主义的,一边告诉支持者他将结束紧缩政策,一边又承诺会继续留在欧元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纽约时报26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指出,左翼政客在希腊的胜利不仅鼓励了紧缩政策的欧洲反对者,而且暴露出欧洲在过去60年力图建立更紧密的民主联盟时,所面对的根本忧虑:当不同国家的选民有着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要求时,该怎么办。

而在对紧缩政策的争议背后,是更深层的问题——希腊与德国、芬兰、荷兰等国民主意志的冲突:希腊选民对救济逐渐感到绝望,而德国等国的选民又不愿将他们的税收变成一张送给希腊的空白收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回顶部